页面载入中...

美国高院“放行”特朗普收紧“绿卡”新政 - 第2页

  拍得越多,我越相信,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总有人正在努力生活——无论是在地铁上读书的人,还是在屏幕前浏览照片的人。在很多人抱怨通勤时间太长太辛苦的时候,有些人却并不是这样,“下个月公司迁址后每天来回共46站地铁,可以好好读一读书,成为上海地铁上的读书人了。”“最后选择住远点,搭地铁上班,就是为了空出通勤时间用来读书,倒逼提高工作效率和养成通勤路上看书的习惯。”你看,世界上想法特别的人这么多。

  ?地铁阅读:关于一座城的美好记忆

  那些沉浸在北京地铁旅程中的读书人,并非都是一直生活在北京的人。对于一部分“北漂”过又“漂走”的人来说,在地铁里读书的的时光,成了这座城市留给他们最美好的回忆。网友秋满说,“在北京东直门上班的时候,kindle会随身带着,上下班的地铁上都会看,甚至仅靠每天的地铁时间读完了几本大部头的书,那是每天最充实最满足的一段时间,好怀念。” 

  网友董言说:“想起原来从燕郊到北京的日子,有时候会在草房上车,一路坐到西边去。出门的时候,总是反复选择书,因为有的在地铁上很难读下去;上车后,就算是能在车厢连接处,找个能托着书包看书的位置也很幸福;如果还能在下一次报站前,看完剩余的几页,也像是一场竞逐赛。”

  理查德·弗兰纳根的父亲阿奇·弗兰纳根,一名普通澳大利亚士兵,二战期间在爪哇岛遭日军俘获后被运往泰缅,参与修建死亡铁路。他从这场劫难中侥幸活了下来。

  差不多70年后,他的儿子凭借长篇《深入北方的小路》摘得2014年布克奖。小说以死亡铁路为背景,以父亲的经历为原型,双线讲述身为俘虏的澳大利亚医生多里戈·埃文斯,一面竭力营救手下的士兵,一面追忆生命中唯一一次爱情。逃出生死线后,他却再也不会与人分享,不懂如何去爱。

  书的扉页上,写着一行小字——献给第三百三十五号俘虏。

  3月15日到24日,由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主办的第十一届“澳大利亚文学周”举办了一系列交流活动,理查德·弗兰纳根受邀来到中国,新京报书评周刊对他进行了专访。

admin
美国高院“放行”特朗普收紧“绿卡”新政 - 第2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