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地方主官不能只是行政专家 还要有政治担当

  这个展从实际布展来看,远没有那么从容,但这个主题,根本不需要太多装饰,不需要太多展陈设计和互动设计,灯光好不好也不重要了,玻璃有没有反光也能克服,维持好秩序,简单说清楚背后的故事就已经足够了。

  展览入门处就是大型喷绘的圆明园海晏堂十二生肖喷泉遗迹,凸显出1860年英法联军的劫掠开始了中国文物流失的历史。而背景前面的兽首,牛首、虎首、猴首的国企竞拍,猪首的华商捐赠,鼠首、兔首的外国友人返还,到特展闭幕前的马首的回归,圆明园兽首从星散到重聚,辗转走过的也正是一条中国流失文物回归之路。

  展厅第一部分里面前期晋王珣伯远帖、唐韩滉五牛图,后期五代董源潇湘图、宋徽宗祥龙石图等历代书画珍品,加上展柜中1951年11月周恩来总理关于同意购回中秋帖及伯远帖给马叙伦、王冶秋、马衡等的函,让观众重温了党和政府抢救重要国宝的传奇。王处直墓武士浮雕石刻的回归,则是我国首次成功叫停国际流失文物商业拍卖,显示着国际社会对中国流失文物追索工作日益深入的理解与支持。这次也是这一对富有传奇性的浮雕武士首次合璧展出。

  研究者长路晓农则认为,从历史记载看,梁祝故事的文字记载最早在宜兴。江苏学术界、史志界、旅游界的多位专家认为:从宋咸淳《毗陵志》至明代冯梦龙的传奇小说中,都有大量文字及其他证据显示,梁山伯和祝英台系宜兴人氏。

  流传到国外至今发现的最早要属近邻朝鲜、韩国了。新近研究发现,在五代十国至宋代(918一1200年)时期,唐代著名诗人浙江余杭人罗邺的七律诗《蛱蝶》,已被高丽王国时代人辑人了《十抄诗》,其中有“俗说义妻衣化状”的诗句,指的就是梁祝的故事,并且衣化为蝶。到中国宋代,高丽人编辑的《夹注名贤十抄诗》,不但收入了罗邺的《蛱蝶》诗,而且在注释中加上了一段《梁山伯祝英台传》。这是至今看到的最早流传到国外的梁祝故事,而且从“女扮男装”到衣裳“片片化为蝴蝶子”,比较全面完整地叙述了梁祝传奇故事。可见,梁祝文化走向世界,历史久远。而且以后几乎传遍了整个朝鲜半岛。

  此外,关于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两个人,有其他版本传言:梁是明代人,祝是南北朝人,两者相隔千年。祝本是侠女,劫富济贫,曾三去马太守家盗银,最后中马之子马文才埋伏死于乱刀之下。百姓将其厚葬并在坟前立碑,年久,该碑下沉于地下。梁为浙江宁波府鄞县县官,清正廉洁,中年丧妻,无子,死后入葬时刨出祝之墓碑,众惋惜之余又不忍拆除祝墓,可是,为梁择地而葬又似不妥,故合葬,立碑,黑者为梁,红者为祝……从此敷衍出动人的传说,据查证,此“梁祝属于两个朝代”的记载最初版本为82年报刊山海经搜集的浙东民间百姓口头故事,并非历史资料记录,该文作者曾于86年从慈溪给编者来信说:“梁山伯与祝英台是两个朝代的人,祝英台是女侠,梁山伯是清官,两者墓穴碰巧在一块的传说故事”是年轻时曾做小贩的同村的民间医生讲给他听的,而这位乡村医生又是从宁波中山公园听一位老人讲的这个故事。当时公园内有好几个人在讲梁祝爱情故事,这个鄞县老翁摇摇头说:‘都是乱话!’这位乡村医生便上前动问: ‘ 老伯,他们讲的是乱话,那真话究竟是怎样的呢?’鄞县老翁便讲了这个故事。“,因此该文作者将这位宁波公园老翁讲述的故事刊登在了报刊山海经上,而事实上根据晋代谢安有感于梁祝故事上报朝廷,封祝英台墓为”义妇冢“的历史事实以及早在唐朝、宋朝、元朝均有权威史籍及名家文学名著明文记载两人姓名及生平事迹,且梁祝传说早已于唐宋年间传入高丽,宋朝高丽史籍中明文记录两人姓名及生平故事的情况看来,此”梁祝属于两个朝代“的说法并不历史文献记载,而是民间百姓的主观臆想,其可信度有待商榷。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地方主官不能只是行政专家 还要有政治担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