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为留伊拉克 美国或祭“杀手锏”

  “民间的俗言俚语里面包含着很多语言化石。有很多看起来很土的话,如果你写到纸上就会发现它非常典雅,也许就是当年古人们所使用所讲述的语言,一直在口头传承,最后变成了民间的俗语。这些东西对我的影响比书面影响要大。”因此,莫言一再强调,不能忽视民间口头这一文学传统。

  而在陈思和看来,莫言对于民间传统的看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传统有别于那些已经死去的传统,民间传统是活的传统,这种活的传统就在我们的生活周围,就在日常生活当中。陈思和特别提到莫言《生死疲劳》的例子,里面的主人公西门闹被冤枉枪毙,后来转生为驴、牛、猪、狗、猴、大头婴儿蓝千岁,这里面能看到一种中国的文化精神:为了一口气可以打官司打到底,对一切不公正的现象抗争到底。在这个意义上,陈思和认为,莫言的创作是跟中国民间文化相通的。

  而在莫言自己看来,所谓的民间不是固定不变的概念。“一提到民间往往想到穷乡僻壤,实际上民间是一个广泛的概念,上海难道就没有民间了吗?高楼大厦里面照样有民间,利用民间农村资源可能是每个作者都应该了解自己的生活圈子,了解自己身边的人,熟悉自己身边的事,写自己熟悉的东西,而且要善于从生活当中发现小说的故事情节,要从身边熟悉人的言谈当中发现语言的新元素,充分吸收他人生活当中的艺术情节。充分熟悉老百姓的语言,并且从中提炼出文学语言来。这样这个民间谁都有,并不是只有我们这一代作家,在农村长大的才有民间,即便在中国的上海、香港,或是美国,都是有民间可写的。”

  民间文学会对作家产生很大影响,为作家提供丰富的创作素材,然而问题在于,这些过去的素材怎样在莫言的笔下变得富有现代意义?对此,陈思和认为,莫言完全是一个民间作家,很多资源来自民间,但是莫言对于这些素材的处理是现代人的思维和审美。陈思和举了莫言的《透明的红萝卜》的例子。“小说里面有一块铁,铁匠诱惑那个小孩,让他用手抓烧红的铁。这个小孩在小说里面说话功能退化了,他拿了铁之后手就烧焦了,他闻到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那天晚上小孩子就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一个透明的烧红的闪着金光的萝卜。这个表述和非常写实的表述不一样,不是说这个小孩手烧焦了,皮肉坏了,怎么痛,他写这个小孩做了那么美好的梦,一个悲惨的现实在他的笔下变成那么梦幻那么美好的梦,而且在小孩想象当中最可爱的东西是可以吃的就是萝卜,萝卜是可以吃的,想象当中其实就是火里面那块铁,烧得透明的通红的闪着金光那么漂亮的东西。”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为留伊拉克 美国或祭“杀手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